瓦当镇!

    周玉风和言林二人经过四五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终于来到了高三村方圆百多里之内的唯一集市!

    周玉风看着这所谓的集市,一阵莫名的无语!跟他想象中的繁华完全不搭边!街道

    两旁倒是房屋拥挤,但都是年久失修的木头搭建,街道大路连所谓的青砖石块

    都不见,还是原本的泥土之色,甚至有些地方,要是下雨,保准一脚下去,都能踩进一尺多深!

    人倒是很多,叫卖声陆续不断!周玉风四周打量,有卖服装,打铁的,有饭店,杂货铺!周玉风越看越头疼!出生在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,经济发展到如今神话般巅峰地球的周玉风暗叹!这以后在这怎么过下去啊!

    周玉风陪着言林把带来的野肉和炭木卖掉以后,言林便带着周玉风在集市到处逛。慢慢地,周玉风才发现瓦当镇很大,这里人户很多,其中也不乏一些财主土豪,在一方住着辉煌的的庭院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,周玉风感知来往的诸多行人,竟没发现一个修行之人。

    “可能这里天地灵气稀薄,无法修行吧!”周玉风感受着这里的灵气,稀薄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“小风啊!你看还需要什么?咱们就去买!”言林对周玉风关怀问道,显然他是真的把周玉风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!该买的都买差不多了,咱们早些回去吧!”感受着言林的关切之意,周玉风缓缓说道。他们今天卖掉的东西本就没有多少钱,买了些生活用品已经所剩无几,他不想浪费一分钱,作为从小清贫的他当然深知钱财来之不易!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三个月!

    周玉风每天都和言林上山打猎,砍柴!一家人其乐融融,自从周玉风达到淬体六重天巅峰以后,他尽管每天都按圣心决修炼,也没半分突破的迹象,他知道,是因为这里灵气稀薄原因,想要再做突破,必须需要吸纳大量灵气,必须离开这里!可他和言林夫妇的感情日渐深厚,却是舍不得离开这里。毕竟这里对他来说,比以前的家还要温暖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!周玉风此刻正在后山一个石头上盘坐,他身着白色长服,头发已然披肩,皮肤如玉般晶莹剔透,剑眉星目,全身上下无不透露着一股威严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抚摸古琴,这段时间器灵再也没有出现过,任凭周玉风怎么呼唤,也没出来,如果不是周玉风心神隐隐地感觉到它的存在,周玉风几乎以为器灵已经消失了!他拨动琴弦,但令周玉风郁闷的是古琴却没发出一点音波。

    周玉风收起古琴,手指再次抚摸着师尊留下的纳戒,器灵说过,只要神识进入,便可探查里面的东西。可这段时间以来,周玉风不停地进行意念感知,却没有任何的发现,好像这本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一般!

    “哎……怎么办?”周玉风一副无奈地表情!

    “玉风哥哥……你在上面干嘛呢?”一个妩媚动听的声音从山下传来。

    周玉风扭头一看,脸上露出笑容。这是村里文老伯的独生女,叫文琴!几个月来,周玉风没事就到村里乱串!每家每户他都无比熟悉。尤其跟文琴关系最好。村里其他人也都知道,言林夫妇二人丢了一个儿子,却又捡到一个聪明活拨,英俊不凡的义子。为了这事,言林夫妇还摆下宴席,请全村人吃饭呢!

    “琴儿……你不是要陪你父亲去采药吗?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周玉风大步走向文琴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提了!我爹嫌我碍事,不让我去!”文琴一副委屈的样子。她发丝如瀑,声似天籁,一套紧黄的长服美满的勾露出一具让人着迷的身材。她眉毛如画,一副润红的瓜子脸做出委屈的模样让周玉风心里都一阵心痛!

    “玉风哥哥!你陪我玩怎么样?咱们打猎去……”文琴晃着周玉风的手臂,撒娇的说着!

    “不去!”周玉风赶紧甩开手臂,这女人的魅力可真不小,弄得他心里碰碰直跳。

    “我还回家陪我母亲洗衣服!”周玉风脸红心跳地说道,接着就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我去你家玩玩!反正一个人在家待着也无聊!”文琴大步跟上,她母亲已经去世多年,只有父亲和她一起生活,她父亲常常教导她,不要随变和一个男孩子有那么近,可自从遇见周玉风以后,她总是吵着闹着要扭在一起!为此他父亲也没办法!而且跟着慢慢的接触,甚至有意无意的放任他们两人走在一起!

    “你又想来我家蹭饭吃啊?我跟你说,今天我家只做了三个人饭菜,没多的!”周玉风一副孩子模样大步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告诉你,今天姑奶奶就去你家吃饭了,我看谁敢不给我吃?”文琴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打开小院的木门,周玉风便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风回来啦!快洗洗准备吃饭吧!”卢氏的声音从厨房传来。带着掩饰不住的高兴。自从周玉风认他做母亲,她原本消沉的性格慢慢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文老伯家姑娘又来我们家蹭饭吃啦,快关门啊!”周玉风大喊大叫,一副认真的样子惹得卢氏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就来蹭饭吃了!你能怎么样?不给我吃我就不走了……”后面文琴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……你们别闹了。琴儿来我们家吃饭,我求之不得呢!”卢氏走出房门,一副婆婆看媳妇的样子盯着文琴。看的文琴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看到了吧!婶婶最好了!”文琴白了周玉风一眼,跑到卢氏面前又是撒娇。

    “琴儿啊!你看我们家小风怎么样?”饭桌上,卢氏一脸打趣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家小风?不怎么样?抠门,小气……”文琴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周玉风喷出一口饭,文琴不知道也就算了,可他可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,那里听不出母亲的话,这是要给他说媒了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婶婶你看,她还不斯文呢!粗鲁!”文琴指着周玉风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卢氏看着文琴,再看周玉风,接着说道“是啊,小风这些坏习惯很不好,我们也管不了他了,琴儿啊!要不以后你帮我们好好管教他如何?”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你说什么呢?我那里不好了。”周玉风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还不承认!婶婶,你放心,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管教他!”文琴一脸严肃,惹得卢氏连声说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风……小风……”周玉风正想说什么,门外却传来言林的声音。似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“父亲回来了!”周玉风连忙跑出去,似乎受不了这两个女人的话题!

    “小风,好事啊!”言林大汗淋漓,看得出他是一路跑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,怎么啦?看把你高兴的。”周玉风连忙扶着言林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卢氏与文琴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去镇上,听到一个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……”卢氏一脸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啊,听我说!”言林连忙罢手。

    “今日镇上都在说,后天水云阁要到镇上招收弟子!附近所有的年轻才俊都去了!小风,你要好好把握啊!只要进入水云阁,以后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!”言林一口气说完,看得出他内心很激动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水云阁听说是一个大宗派,他们会来镇上招收门徒。”卢氏也激动的问道!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凭小风的聪明和才干,一定会进入水云阁的。”言林满脸通红,对周玉风有着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周玉风听着言林的话语,内心深处也是莫名激动,他一直想修为有成,然后回到地球,即便水云阁不来招收门徒再过不久,他也要拜别父母,踏上修行之路,只不过那样会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