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毒妃 第1160章 孟小姐找到了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一秒记住【新阶小说网 www.thwg08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第1160章 孟小姐找到了

  “什么人在哭?”白惊鸿往窗边去,站了一会儿,然后对着白鹤染指指窗根底下,无声地说,“哭声是从这里传过来的。”

  确实是从墙根儿底下传过来的,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坐在窗户外面低声啜泣。

  白鹤染站了起来,哭声还在继续,是个男子的声音。她听着有些耳熟,窗子猛地推开,果然是孟书玉。“你大晚上的不睡觉,跑这里来哭个什么劲儿?”她简直无语,再瞅瞅院子里,也没见有丫鬟出来。这哭声不大,但也不至于太小,丫鬟们不可能听不见。之所以不出来只有两个原因,一是忌惮这位小少爷,不想出来,二是这位小少爷经常来这儿哭,习惯了。

  “少爷您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遇着什么事了?”白惊鸿一边说一边绕出屋去。她现在是丫鬟的身份,碰着这种事总不能一直让主子出头,她得主动去管。

  白鹤染也跟了出去,但是脸色不大好,任谁大半夜在自己窗根儿底下哭,心情都不会好。

  见孟书玉没理会,还是坐地上哭,她就来气了,伸手往他身上推了一把,怒道:“你也不小了,别跟个小孩儿似的哭天抹泪,有什么事就说,不想说就走,这屋子现在有人住了,你不能再跑这里来哭,哭丧呢你?信不信我去告诉你娘,说你扰了我睡觉?”

  孟书玉终于抬头看她,眼睛又红又肿,到是吓了她一跳,“怎么哭成这样?孟书玉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你和我说说。”

  孟书玉抽了抽鼻子,告诉她:“我就是在哭丧,真的哭丧,我姐姐的尸身找到了。”

  “找到了?”她一愣,又四下看看,然后伸手去扯孟书玉的胳膊,“走,跟我进屋说。”

  孟书玉老老实实地跟她进了屋,白惊鸿在后头关了门,孟书玉这才道:“我经常会在夜里来姐姐院子里坐坐,所以这边的丫鬟已经见怪不怪了。这是因为我白天不敢来,我怕白天哭过会被娘亲看出来,惹她伤心。可是我想我姐姐,这院子是唯一能够怀念她的地方了。”

  白鹤染叹了气,果然是这样,合着这一家子,不但当爹的是个妻奴,当儿子的还是个娘奴和姐奴。她到是有点儿羡慕那位孟家大小姐,虽然失了亲娘,但是后母却视她如己出,同父异母的弟弟也跟她如此要好,这是她白鹤染两辈子都求之不来的。

  “说重点,你姐姐的尸身找到了是什么意思?我今晚上才听安兰说你姐姐的头被送回孟府,尸身一直都找不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孟书玉的眼泪流得更凶了,但好歹还能说出话来,他告诉白鹤染:“具体什么原因,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查清楚。能够对姐姐做出这样的事,那一定是恨毒了她,或是恨毒了我们家。这是在泄愤,是在报仇。可是我们家没跟什么人有仇,我姐姐性子大大咧咧的,但为人热心又善良,她也不会与人结怨。我父亲悄悄分析,兴许是我姐姐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,被人杀了灭口。可是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得把尸身给找回来。所以这一个月来,父亲的人一直在外头不停地寻找,终于在傍晚那会儿给找到了。”

  白鹤染想起晚膳用完的时候,管家进来跟孟老爷耳语了几句,然后孟老爷匆匆就走了。她当时猜测事情与她有关,没想到不是与她白鹤染有关,而是与她假扮的孟书和这个人有关。

  “在哪里找到的?”她问孟书玉,“是在凤乡城里吗?”

  孟书玉摇头,“不是,是在城外五十里处的林子里,那是从凤乡到鲜于的必经之地。”

  “城外五十里?”她听得皱了眉,与白惊鸿对视了一眼,皆想起那个在林子里寻找丈夫的妇人。“那地方可是有一条小溪?水是从山里流出来的,很清澈。”

  孟书玉一愣,“是有,听说尸身就是在溪水旁边发现的,怎么,你们知道那地方?”

  白鹤染点头,来的时候路过了,但是并没有见到有尸身啊!

  孟书玉双手捂脸,眼泪顺着指缝往外流,“溪水长着呢,你们要是没沿着水一直走,遇不到也是正常的。”他的表情很痛苦,完全没有找到尸身的如释重负,反而更加难过。

  白鹤染觉得也是这个理,她们只在溪水一处停留了稍许,并不有沿着水路走,所以不可能知道水路前前后后都有什么。于是不再纠结,转问他:“是不是尸身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孟书玉拼命点头,“有,尸身不整齐,被……据说找到的时候有野狗在边上,正在分食我姐姐的手……”他说不下去了,又蹲下来,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白惊鸿蹲下来,小声安慰他,白鹤染也听得心里难受。好好的一个大姑娘,不但被斩了首,还被祸害了,死后又被抛尸,尸身被野狗咬坏,这放了谁都接受不了。

  “你来找我又是何意?”她也蹲了下来,把声音尽可能的放轻柔,低声问孟书玉,“不是专门来窗根儿底下哭的吧?我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?”

  孟书玉抬起头来,老实地说:“我确实是来找你的,可是一走到院子里就控制不住地思念我姐姐,就想自己在外头先哭一会儿,万一你睡了,我哭一会儿再把你给叫醒。”

  她简直无语,“你这哪是打算把我叫醒,根本就是要把我给哭醒。行了,说吧,什么事。”

  “你能不能帮帮我们?”孟书玉伸手去抓她的手,被她给躲了,他却不在意,继续道,“我母亲那样子你也看到了,这件事情是万万不能告诉她的。我父亲因为看到姐姐的尸身也受了大刺激,当时就晕倒了。现在就剩下我一下人处理这件事情,不管是姐姐的后事还是其它的什么,我,我都处理不来。所以我想请你帮帮我,哪怕就是帮我给姐姐下葬了呢,我都感激你。只要你帮我这个忙,以后我就心甘情愿地跟你叫姐姐,也心甘情愿地让你住在我们家,行吗?求你帮帮我吧,我真的没有勇气再看那尸身一眼,偏偏这件事情还不好让太多人知晓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谁家也不愿意告诉太多人女儿死前被人……过。你帮帮我。”

  “原来是为这个。”白鹤染懂了,孟书和小姐的头颅被送回来,对这个家来说已经是一个沉痛的打击了,如今被……过又被咬坏的尸身再送回来,已经把孟老爷给击倒,就剩下个半大孩子强撑着。可这孟书玉到底就是个十四岁的少年,他能做什么呢?孟夫人已经是半疯状态,而她如今是这孟府的大小姐,于情于理都应该把这件事情给接手过来。

  “行了别哭了,你在门外等我一会儿,我换了衣裳就跟你走,带我去看看你姐姐。”

  她说完,推了孟书玉一把,孟书玉很高兴,催着她快一点,然后自己站到了门外。

  白惊鸿急着问她:“阿染,这事儿会不会也跟宫里有关?我一听是在那林子里找到的,当时就往那件事情上想了,你说这两件事能扯到一起去吗?”

  白鹤染打开一只柜子,柜子里全是以前孟书和的衣裳。这些衣裳孟书玉先前说过不让她穿的,还说他会买了成衣送过来。但显然后来听说了尸身找回,顾不上给她买衣裳了。

  她从众多骑马装里找了一条裙子出来,颜色素静,还挺好看。然后告诉白惊鸿:“你去跟安兰借一件丫鬟的衣裳,她要问你去哪,你就说不出府,我们跟书玉少爷说说话。”

  白惊鸿匆匆去了,很快就取了衣裳回来,一边跟她一起换一边道:“阿染,刚刚我问你的事你怎么想?会不会被我猜中了?”

  白鹤染点头,“很有可能,不过也不太合理。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是说有可能是孟小姐撞见了歌布国君的人掳劫形父。但如果她只是看到了,对方杀了她就完了,至于又是斩首又是祸害这么残忍吗?那些国君的亲卫想来也没这个工夫,除非……”

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“除非那一天,歌布国君自己亲自去了。那么以他那种心理扭曲的程度,就很容易做出一些变~态的事情来。或者国君跟孟家有仇,不好摆明了报,于是逮着了这个机会就往死里祸害孟书和,以此来给孟家人打击。又或者也是歌布国君亲自到了,而当时孟书和不是一个人,她还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处,此举激怒了国君的痛点,所以把她给杀了。”

  白鹤染一连串说出三种可能来,听得白惊鸿也是好一阵沉默。直到两人都换好了衣裳要往外走,在到门口之前她才又对白鹤染说:“这三种假设都是有可能的,你不知道,淳于傲的扭曲,真的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。他憎恨世间一切美好的人和事,甚至凤乡城里有人成婚他都会气到在宫里杀人。可如果真是跟国君有关,孟家这个仇,要怎么报啊……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